当前位置:戌人在线观看天堂网 > 玄幻小说 > 七塔之上TXT下载 > 七塔之上-第一百四十一章 远去之日章节阅读

【七塔之上】第一百四十一章 远去之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我从来没有出去过,更没想到这把年纪还要出去。班赛尔道,我就在这个山谷里出生,长大,然后有了自己的小子,时间嗖地一下就这么过去了。我怎么觉得,上次我站在这里这么认真地看剑之塔的时候,我还是个棒小伙呢?可是,可是啊一转眼头发都要掉光啦。回想起来,都不知道这辈子做了什么。

    时间就是一根点着的烟,烧着烧着就没有啦。洛萨一手搭在班赛尔的肩上,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呢。但是我孙子都比那个时候的我大得多了。但是这样,我们不是更应该在变成一撮土之前出去看一看吗?

    在他们前面得多的地方,阿玛兰托和伊维特一样并排站着,虽然身份天差地别,但是这时候的情绪却很相近。伊维特双手环抱在胸口,看着漠雨和塔灵西罗纳斯正在准备将剑之塔收为水晶。

    阿玛兰托,说实话,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会想通了。那天我甚至做好了你会暴起攻击的准备。伊维特说道。

    我看上去有这么蠢吗?那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阿玛兰托说道,我一直认为自己不会是什么英雄,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抱负,过去那些先人热衷和追寻的东西跟我也没有太大关系。剑之塔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依靠吧。

    那天回去,我在老师的房间里思考了很久。发现有些东西是没法阻挡的,漠雨他们在这里住下半年,彻彻底底把人心都搞散了。现在大部分人愿望都是从这个山谷中出去。对面大多数人坚持己见,那是英雄才会做的事情,并不适合我。既然不愿对立,那就只有合作。

    不过有件事,其实其他人都应该感谢我,这次合作中的很多利益都是我为你们争取来的,看看你们获得的那些承诺吧,良好的土地,工作的保障,学习的机会,还有现在就获得的那些旅行装备。如果一上来我们就同意合并,会有这些吗?这都有我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啊。

    呵呵,你倒是会揽功劳。伊维特当然不会跟他争辩,你真的做好和那些自然神殿的敌人战斗的准备了吗?

    当然,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就必须全力以赴。我可从来不是胆小鬼,只是不愿意贸然投入结果未知的事情当中罢了,但是被人推到了这个位置上,那也只能放手一搏了。阿玛兰托说道,更何况我们通过传送过来的资料对中国之塔也有了一个粗浅的了解,你难道没有那种感觉吗?

    什么感觉。

    如果中国之塔这些人也没有希望击败自然之神的话,恐怕就没有别的人有希望了。现在我唯一担心的是时间上还太紧张了,如果再有个几十年就好了。阿玛兰托道。

    当结果确定的时候,你做出的决定就一文不值了。

    伊维特道:希望我们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吧。你看,他们动起来了。

    前方漠雨说了些什么,然后她身边的塔灵西罗纳斯像一道光一样投入了剑之塔。

    剑之塔在那一瞬间,就像是活了起来,一道道缝隙从塔身上出现,纵横交错的线条把塔身分成一个个小块,就像塔变成了积木叠成的一般,小块们以普通人难以理解的方式相互吞噬折叠,飞速地变小,最后变成了一颗一半橙一半紫的水晶,飘落在漠雨手中。

    而原先它伫立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空地,地面上飘着淡淡的烟尘。

    真是太神奇了。连漠雨都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周围的村民们都发出了惊叹声,这样的奇景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了。

    漠雨将水晶握在手中,走到了两位圣者之前。

    我拿到了剑之塔的水晶,就完成了在这里的任务,今天我们就动身离开了。

    伊维特道:你们不搭建传送阵离开吗。

    以我们几个人在阵法方面的水平,通讯阵已经是极限了。正好我们要再次返回银沙城安排一些事情,还是步行离开吧。以我们的速度也需要不了太久,阿玛兰托阁下有兴趣和我们提前一步走吗?

    阿玛兰托道:我们还是开春以后和大队人马一起走吧,这支队伍必须分散开去,才能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到时候需要不少高手保护队伍。

    漠雨道:那好吧,让我们春天在南方再见。

    半个月后的一天,几乎村子里的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聚集在剑之塔下,平日里深居在剑之塔里,少有露面的秘剑士们也都从塔里走了出来。

    这是个特殊的日子,伴随了他们这个村子几千年的剑之塔即将跟随漠雨圣者前往中国之塔。

    那天面对众人的质问,阿玛兰托最后黯然离开了现场,不过两天之后,他约见了漠雨和高文,同意他们将剑之塔带走,并且提出了一些不太过分的交换条件。而最后,他也答应在需要的时候,参加对自然之神的战斗。

    对于这个从小伴随着这里每一个人长大的x型高塔,所有的人都有着很深的感情,人是一种很念旧的动物,也许这座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是一个树在那里的标志物,和实际的生活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当有一天要失去它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各有不同的感觉。

    洛萨和老邻居班赛尔站在一起,上上下下打量着剑之塔,像是要把这一幕印在脑子里似的。

    洛萨抽了一口手上的土烟说道:还在我小的时候,每次我不听话,我的母亲就会说,你父亲在那座塔上看着你呢。你再不听话,下一秒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那时候我是真信的。

    后来我们不也是这么吓小孩的吗?班赛尔嘿嘿笑道:你说,那里空出来一块来那么一大块地做什么呢?

    想那个干什么?我们不是都要走了吗?冬天快要过去啦,一开春外面的雪化了些,就可以上路了。洛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